大西洋城不打烊:湖北男孩海螺沟失联8天

文章来源:美文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1月19日 10:10  阅读:4778  【字号:  】

五五班 李豫清

大西洋城不打烊

屏幕蓦地一闪,我的目光又被拽了回来。两个女孩蜷缩在山洞阴冷的角落里,年纪较小的一个缩成一团,双眼蓄满了惊恐,几乎要随着眼泪一同溢出来。小女孩,是什么沉重的东西压在你心上,使你脆弱的心灵几乎碎为齑粉?面对摄像机镜头你断断续续地抽泣着:我找不到爸爸妈妈了……我不敢出去找他们,我还不想死……

记得那是发生在前不久的一件事,在我下午放学回家的路上,发生了一件小小的交通事故,就是这件事和事中的人,至今让我的内心思想有许多感触。

当我们倒出盘中的食物时,有没有想起我们的父母在辛勤的劳作,兴许连这点饭也顾不上吃;当我们看到水龙头没有拧紧的时候,有没有想起那些旱灾的孩子,连滴水都喝不上;当我们将一张张未使用的纸张丢向垃圾桶时,有没有在脑海中浮现出一颗颗大树倒下的情景;当我们将自己的零花钱买成一堆堆的零食时,有没有想起父母有血汗换来的钱却被自己的孩子买成不正当的东西......你有没有为自己的行为而感到愧疚感?如果我们节约一粒米,节约一滴水,节约一张纸,节约一分钱......也许在将来就是前途一片美好。

——题记

大雨,一下让我想起很小很小的时候,有一次,我和哥哥各自穿着雨衣,每人拿个罐头瓶去野地里逮水牛,我现在还是分不清水牛和屎壳郎的有什么区别,也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水牛这种生物,在一条很窄很窄的小路上,两旁是绿油油的玉米庄稼,至少有两个我高,哥哥在前边跑,我就在后边追,边跑边喊哥哥,等等我,哥哥却不耐烦的说你别跟着我!现在也忘了这一幕是记忆中的事,还是我想像出来的,总之很美。

大雨,一下让我想起很小很小的时候,有一次,我和哥哥各自穿着雨衣,每人拿个罐头瓶去野地里逮水牛,我现在还是分不清水牛和屎壳郎的有什么区别,也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水牛这种生物,在一条很窄很窄的小路上,两旁是绿油油的玉米庄稼,至少有两个我高,哥哥在前边跑,我就在后边追,边跑边喊哥哥,等等我,哥哥却不耐烦的说你别跟着我!现在也忘了这一幕是记忆中的事,还是我想像出来的,总之很美。




(责任编辑:秦和悌)